没有一个人,能饿着走出东木头市!

东木头市,东起东厅门,西到南大街,全长890米。



这里是案板炉灶上的舌尖江湖,是寻常巷陌里的市井百态,也是老西安人口口相传中不曾远去的西安城的记忆。



潮生活探店小团伙,带你一同探寻西安老街。


每天半小时来这吃早饭
 包子、胡辣汤和早起的人

东木头市的一天是在街头早餐铺拉起卷闸门的声响中开始的。



早春的树木抽出新芽,门前的炉火烧得正旺,包子稀饭胡辣汤肉夹馍的香味弥漫在整条街上。




永春肉丁胡辣汤


大清早赶到东木头市,永春肉丁胡辣汤的炉子烧得正旺。


 

舀上一碗胡辣汤,别忘了让老板泼点辣椒。大片的牛肉已经足够让人惊喜,喝上一口才是真正的惊艳。



牛肉被炖的香嫩软烂,搭配满满一碗的筋海带豆皮粉条花生米一起下肚,多种食材交融在一起,带来了味与胃的双重满足。



有经验的食客会额外叫一份葱花饼。饼子现烤现卖,外酥里柔,色泽金黄。里面放了足量的葱花,中和了油腻感更加清香酥脆。



葱花饼切成韭叶宽,胡辣汤里涮一圈,带着胡辣汤的香、麻、鲜、辣,酥脆与绵软交织,一口饼子一口胡辣汤,格外过瘾。

 


这家老店几经搬迁,最终落脚在东木头市口。三代人守着一口汤锅,如今已经远近闻名。店内除了街上的住户,更多的是慕名而来的老饕。



老板做生意实诚,胡辣汤6块钱一大碗,葱花饼称斤卖,饭量小的话要2块钱的就好。不足10块钱就可以美餐一顿,这物价也就东木头市了。



小杨大包


小杨大包早上第一笼包子还没有出笼,老主顾们已经早早地守在了门口。

 


一笼蒸27个包子,每次只蒸4笼,保证包子既不会黏在一起,最顶层的也能足够蓬松。



包子个头很大,一只手将将拿的住,捧着刚出锅的包子顾不上烫手,李大胆先迫不及待的咬上一大口。



白而喧软的包子皮裹着满满当当的馅料,一不小心甚至会撒出来。


 

小栖和丁丁最喜欢酸菜馅的包子,酸菜清脆爽口,加了辣椒提前炒过中和了酸涩感,早上吃十分的开胃。

 


李大胆更喜欢鲜肉大包。用的都是精肉绞馅,肉馅紧紧的攒成一团,瓷实又弹牙,一点都不会松散,里面有少许的肉汁,吃起来又嫩又鲜,一点都不柴。

 


包子无论荤素都是1.5元,店内还有稀饭小菜供应。

 


来买包子的人络绎不绝,多是周围居住的老街坊。



老西安人喜欢住在一起,四世同堂也不少见,几个大包子,配上自家煮的苞谷糁,就是一大家子丰盛的早餐。



面食是西安人对午饭的尊重

 肉夹馍、biangbiang面和排不完的长队


据不完全统计,800多米的东木头市,有不下7家面馆,8家肉夹馍凉皮店和好几家饺子馆。



陕西人对面食的热爱在这条街上显露无遗。




秦豫肉夹馍


临近午饭点,小团伙成员一致决定,先去秦豫肉夹馍,理由只有一个:怕排队!



普通肉夹馍8元一个,要吃的不过瘾还可以要优质的,店里甚至还供应肉超多的双份肉夹馍!



传统炉膛烤出的外皮酥脆内瓤松软的白吉馍是关键所在。



上好的肋条肉在老汤里文火慢炖,然后捞出快刀剁碎,飞快的夹进饼子里保证汤汁不会流失。



拿起冒着热气的肉夹馍,馍香肉香蜂拥而至,口中唾液已经有些不受控制,稍微的耽搁都是对美味极大地不尊重。



一口咬下,酥脆的饼皮和咸香的腊汁肉同时侵占味蕾,这一瞬间就是人间至味。如果此时再喝一口冰峰,就真的是给个皇帝也不换了。




老李家biangbiang面


这大概是李大胆吃过的最好吃的biangbiang面。



门头很小,隐藏在东木头市南侧低矮的平房里一不小心就会错过。



主厨王大爷今年72岁,和面打了60年的交道。看看这利落的动作,扯面煮面捞面一气呵成,几十年的经验都在里面。



下一大把青菜,依次浇上各种荤素臊子,一大碗香喷喷的biangbiang面就可以上桌。



臊子和面条拌在一起,油泼辣子的香味扑面而来,正宗的陕西辣椒,香辣而不呛人。面还没吃到嘴里,哈喇子先要流一地。



迫不及待的吃一口面,最先抵达味蕾的是辣,接着回味出油香与面香,还在惊艳于面条的薄而劲道的嚼劲,臊子的酸咸香辣,已经一齐刺激味蕾,亲切又敦实的味道让人满足。



在这家均价10元左右的小店,李大胆果断的点了26块大洋的金牌biangbiang面,可不是小李同学膨胀了,实在是这面太太太太太实在!



一碗面,加上满满的肉块菜丁,小团伙三个人撑破肚皮勉强吃完。


老街的午后时间会静止

牌匾、玉兰树和没开门的牛腩店


吃过午饭,小团伙成员在街上晃悠,暂定的目标是一家颇有名气的牛腩店。



说到东木头市,西安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条顺口溜了:


东木头市、西木头市

东西木头市买东西


明代的时候这里聚集了大量的木匠人,整条街因此得名。如今虽然这些木匠已经杳无踪迹,但东木头市变成了西安的牌匾一条街。



这些精巧的牌匾,也算是对历史的一种传承。



东木头市走到西,是印花布园小区,我们要找的牛腩店就藏在里面。



下午14:00,邻街的骡马市商业街人声鼎沸,这里却没有什么人。



初春午后的阳光漫泻在路边打盹的老奶奶身上。吃饱喝足的小团伙成员们也不禁泛起睡意。



踩着缝纫机的大姐,手绘的黑板报,修拉链的小摊... ...时间在这里好像停止了一样。



七拐八拐之后,我们终于找到了那家牛腩店。



店门紧锁,也许是今天的阳光太明媚,也许是春天的花太娇媚,总之店家今天不营业。



但我们也不是一无所获,一墙之隔,玉兰花开的正好。



西安的冬天太长春天又太短,花与人都步履匆匆,连老街都从丢盹中醒来,像你年迈的祖母穿上新衣露出笑靥。



火锅的咕嘟声催促夜幕降临

 秦腔、火锅和早早入睡的老街


计划要在东木头市待上一整天的探店小团伙继续寻找下一个目的地。



西安从不缺少可以打发时间的地方,不过在东木头市,一切就要非同寻常得多。



我们3个90后少女(?)人生第一次走进了一间秦腔茶楼。瓜子花生,一壶黑茶,紧锣密鼓中好戏开场。



虽然不太听得懂,但就坐在这里,听着戏台上三娘教子窦娥伸冤演尽人间百态,戏台下看客如痴如醉应声附和,也隐约能感觉到这座城市的记忆与脉搏。



从茶楼出来,天色渐晚,路上行人脚步匆匆。



如果要以什么为一天的行程做一个收尾,那非火锅莫属了!




有拈头市井火锅


火锅是最极致的团圆,取消了前菜和主菜的分别,从头到尾只有一种烹调的技法。



吃的过程和烹调的过程合二为一,每一种东西都染上了别的东西的味道,是彻彻底底的“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”。



颗粒分明的毛肚在沸腾的红汤中起伏,不一会就开启了嘎嘣脆的新征程。



提前卤过的肥肠,满满的一大份,快到锅里来。



排骨吸收了红汤的精华,红红火火火火辣辣,细软鲜嫩的口感,均匀的油脂分布。



东木头市之行圆满结束,是时候为我们的友谊举杯了!




铁锅木勺调出一街市井烟火

四方矮凳阅尽无数人间百味

想了解一座城市,就去看看它的老街

东木头市正是承载着西安这座千年古都

厚重记忆的无数老街之一



文案:南二环李大胆

图片:小栖

设计:愣头青

发表评论